返回日志列表  发表新日志

八十年代以来中国大陆的人间佛教

如莲     2013-12-24 12:00 / 阅读:1247 / 热度:1247 / 推荐值:0 / 评论:0

八十年代以来中国大陆的人间佛教
  1966—1976年,“文化大革命”的风暴席卷中国大陆,极大地冲击了佛教,使之濒临灭绝。一批佛教界泰斗如喜饶嘉措、”周叔迦等被迫害致死,一批法师、学者、居士遭到批斗,绝大多数寺庙被破坏、占用,中国大陆佛教的人间化进程被迫中断。l978年,中共十—届三中全会召开,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得到了陕复和贯彻,中国佛教迎来了重振之机,其人间化进程亦得以接续重恢,并在—批德高望重、具远见卓识的佛教领袖诸如赵朴初居士、正果法师、明真法师、净慧法师等的倡导下,重焕青春,步入实践深化的新阶段。
  八十年代,是大陆人间佛教发展的关键十年,也是成效卓著的十年。在此期间,人间佛教思想成为中国佛教的指导思想,并纳入中国佛教协会的指导方针政策中,为佛教界内外认同拥护。奠定了中国佛教发展的基本方向。这成为中国大陆人间佛教实践最为重大的一项成就。而其中之一大因缘,即为赵朴初居士等的积极倡导。
  赵朴初(1907— )早年就读于苏州东吴大学,那时即对佛教感发兴趣。毕业后投身于佛教改革运动中,积极从事佛教教会工作和社会慈善工作,接受了人间佛教思想并努力躬行实践。其后在上海与太虚大师结识,深受其器重。抗日战争爆发后,他任中国佛教会主任秘书,,负责上海难民的救济、收容工作,并取得了卓著成绩。抗战胜利后,太虚大师为维护佛教界利益,首倡“议政而不干治”,此举遭到佛教界内外一些人的非议和嘲笑、攻击。赵朴初挺身而出,力排他议,云:“今日中国的佛教,是没有人权可言的。以一个没有人权保障的佛教,而要求它担当起弘法利生、护国济民的事业,这是戏论。—所谓‘自度度他’,必须从当前迫害欺侮下, 自己度脱出来。方能度脱众生。因此,当前佛教人民的任务,应当是为佛教的人权而奋斗。太虚大师一生的努力,正是如此。他的办佛学院,办佛教会,整理僧伽制度,倡导人生佛教,乃至最后的有意参政,无非是为了这个目的。”此言乃赵朴初基于其在早年从事佛教慈善公益事业实践人间佛教屡受阻挠而不能顺行之激愤,系有感而发。这也表达了他对太虚所从事的佛教改革事业的敬仰和其所倡之人间佛教思想的由衷服膺与高度认同。l947年3月,太虚大师于圆寂前十天,在上海玉佛寺召见赵朴初,“以所著《人生佛教》一书见赠,勉余(赵朴初)今后努力护法。”足见太虚大师对赵朴初之器重与所寄之厚望。3年,赵朴初与圆瑛、虚云等高僧及佛教界其他知名人士,发起成立了中国佛教协会,圆班任会长,赵朴初被选为副会长兼秘书长。此后至l 966年“文革”爆发,赵朴初一直在实际主持中国佛教协会的工作。在此期间,他牢记太虚大师之嘱望,穷尽己力,弘法护生不辍,并以乘入世精神救国济民倡导今菩萨行,实践人间佛教,为此时期大陆人间佛教发展作出了卓越贡献。
  l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在宗教工作方面拔乱反正,对宗教工作中五十年代末期就已发生、六十年代中期膨胀起来、“文革”中发展到极端的“左”的指导思想之影响作了彻底清理。宗教政策得以贯彻,中国佛教协会的工作亦得以重恢。中国佛教的发展又面临着新的机遇。以赵朴初为代表的佛教界有识之士高瞻远瞩,抓住了这一殊胜之机,继续倡导佛教发展的人间化方向,将人间佛教的发展推向一个新时期。
  1981年,赵朴初撰写《佛教常识答问》一书,并在中国佛教协会机关刊《法音》上连载,揭开了新时期人间佛教弘扬倡导的序幕。本书最后一节为《发扬人间佛教的优越性》,对太虚大师之人间佛教思想因应时机,予以变通继承。他大力提倡菩萨行,以之为学佛之人间正行,“我今学佛也要修学菩萨行”,“且不说今后成佛不成佛,就是在当前(八十年代初)使人们能够自觉地建立起高尚的道德品行,积极地建设起助人为乐的精神文明,”也是有益于国家社会的。”他还认为学佛要从五戒十善做起,由六度四摄扩充入世而修,进得解脱自在常乐我净,最终导向关怀社会、净化社会,“以此净化人间,建设人间净土”,此方为学佛之究竟目的。但由时势因缘,其书中“太虚”之名只能以“前人”代替,也仅提出了太虚人向佛教理论丰富内涵之基本内容,即堪可因应当时机宜,能为世俗所容忍认同,教内各宗派俱可接受的一部分。但这已足以为其后人间佛教的大规模倡导实践奠定了思想基础。

善友评论 0条评论 

返回顶部建议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