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日志列表  发表新日志

笑别娑婆 乐归净土

静缘     2013-12-17 10:17 / 阅读:1373 / 热度:1373 / 推荐值:0 / 评论:0

  笑别娑婆 乐归净土

  我母亲八十八岁了。几年来,因患脑血栓后遗症,左脚发软,好几次摔在马路上。近三年来,情况更差,每到冬天血管收缩,两脚越来越提不起,坐久了血液供不上头部,就会昏厥过去,必须躺下才会醒转来。见母亲每况愈下,我们便常伴她回忆往事及我们儿时之事,请她老人家想想:一生中有几件事是真正快乐和值得骄傲的?母亲说:“没有!“我们又提醒说:“现在生活上是安定的,但前景是怎样呢?“母亲也明白的说:“总有那天(死亡)要到来“。我们就告诉母亲:真要离苦得乐,只有一心念佛,靠阿弥陀佛接引,到西方极乐世界去;并把法藏菩萨第十八愿的内容详细说给母亲听。

  自此以后,母亲每天听《弥陀经》两遍,念佛,念发愿文,并祈愿自已临终没有痛苦,不要有床褥之债。近半年来,母亲自已也愈感来日无多,对身后事作了一些准备,渴望相见的人也约来相见。母亲常会对我自艾自怨地说:“哎!我每次梦中念《弥陀经》时,念念就念出“手执金台来接引我“;打了岔,总是念不好。“我说:“妈,您不用烦恼!念经念佛的最终目的,就是要阿弥陀佛“手执金台来接引“您呀!您常有这颗愿去的心,佛一定会来接引您了。“说着,妈妈就笑了。像这样的情况,母亲对我讲过多次。

  今年(二00二年)元旦前三天,寒潮来袭,母亲坐久了又昏了过去,醒后五天,就不能说话了,神智还清楚,谁来看她都知道;渐渐不食不饮,体温也从脚部向上变冷,直至冷到头面部,心窝也冰冷,只有头顶微温,如是直至往生,有三天之久。

  从发病开始,我们每天问:“妈妈,您难过吗?“她总表示“不难过“。在这过程中,我们一直播放念佛机并在母亲身旁助念。我们会摸摸她的脸,用水润湿她的嘴唇,她都会把嘴角翘起来,让我们用湿棉花替她抹。我们和她说:“妈妈,我们在陪着您,一起念佛,大家都要到极乐世界去。“不让母亲有孤独的感觉。

  一位朋友告诉我们:“妈妈一直不走,可能有心事未了,你们可以揣摩一下,在她耳边说说,叫她放心,一心待佛接引。“于是,我们姊弟妹们就依次在母亲耳边说:“妈妈,您未了的事,我们都会好好办妥。不能回来的人,也不会赶回来了,请妈妈不要挂碍,一心念佛。“这样说完,只过了半小时,母亲两天以来一直没有合拢的双眼合拢了,呼吸渐渐微之又微。

  接下来出现的景象,简直令我们不可思议:一个年垂九十的老人,在生命的最后关头,只有出气没有入气的情况下,脸上竟然锭开灿烂的微笑;这笑容是那样甜蜜、那样满足!笑一笑,又停下来;停一会,又笑开去。就这样,在生命最后短短二十五分种之内,竟接连多次满面堆笑。随着一声长而舒缓的落气,母亲于二00二年一月十二日凌晨五时,在我们的念佛声中,安祥往生净土。她好像睡着一样,显出非常舒适自在的神态;嘴唇一直微红,脸上色泽宛如生人。奇怪的是,到中午十二点半,我们忽然发现:“咦!妈妈又在笑了。“母亲的脸上又出现出了满面的笑容。随后两天,母亲脸色不断改变。直到十四日上午九时火化时,一直满面含笑,脸色恰似白玉一样明润,又好象莲花一样纯洁。来告别遗容的亲戚朋友,都说没有见到过。

  诚如印光大师所说:人一生皆好作假,唯临终作不了假。八十八年的漫漫人生,母亲终能笑着告别这苦难深重的娑婆,回归到她日思梦萦的净土。阿弥陀佛的慈光照摄在母亲心上,脸上映出满足人生的微笑--从那,我分明看到了净土的余光。任汝高官厚禄,有几人能像母亲这样,笑着告别人生呢!

  母亲的往生,给了我们这样的启示:

  妈妈是个普通的在家妇女,过着平常的生活,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修行,就凭着有时间就念佛和一颗愿生西方的心,真实不虚的获得了阿弥陀佛的救度。正是:“汝一心直来,我能救你。“同时也消除了我们有时会担心害怕“万一临终时如何如何“的疑虑。另外,妈妈虽然口不能言,但三日来全身冰冷,唯有头顶微温;说明有弥陀的愿力和光明摄取不舍,众生的业力无有障碍,终究安然往生。

  二00二年一月三十日 苏州? 康建 记述

  北京杨付花

  我二婶杨付花,住北京市朝阳区十八里店乡十八里店村北头。去年农历十月初九,得知二婶初八去世的消息,我就着急了;赶快联系果居士、刘居士赶到二婶家,发现二婶遗体并不在家,而是停放在朝阳第一医院太平间。没办法,只好怀着一颗不安的心对着二婶的遗像反复开示和念佛。我们念佛时,周围一些人不解,说:“念经都是男和尚,哪有在家女人念的?“我们也不管。

  因二婶年龄大,语言有障碍,生前教她念佛,她没念过一句完整的南无阿弥陀佛,总丢掉一二个字,临终之时又没赶上助念,现在又只是对着遗像,没能对着人,这样还能往生吗?

善友评论 0条评论 

返回顶部建议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