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日志列表  发表新日志

佛学问答类编(析疑第二之五)

仁成     2013-11-22 10:28 / 阅读:1169 / 热度:1725 / 推荐值:556 / 评论:0

问:佛教谓人之眷属聚会,朋友相交等,皆是恩仇报复,那么如我们由相命学中知道我们个人是与家庭中或父母,或兄弟姊妹中人注定以仇报复,岂不可悲,岂不与儒家‘孝悌之道’相违,所以我认为‘因果报应’,‘业力牵引’‘三世’之说实在害人不浅,为何不在地狱中受苦就够了就算了,如果只有这一世,没有过去世,没有未来世,大家只守‘先王王道’以及‘先王之言’,种一粒豆,得一粒豆,种一棵瓜,得一棵瓜,丝毫不相欺,岂不甚好,所以我深深后悔知道一点佛学(也许我学得不够,但已不敢再前进一步了)。(蔡祖天)

答:此亦分段落答覆,(1)先生既说眷属皆是恩仇,为佛教主张,又说由相命所知,究竟此二者,谁负说话责任?又说‘以仇报复,岂不可悲’,先言恩仇,此为何将恩字删去,预知报仇,固然可悲,预知报恩,岂不可喜。‘注定’二字,不知指何人注定,莫非又诬赖是佛注定耶?忽又言:‘与儒家孝悌之道相违’,佛教人杀父杀兄乎?如无之,相违个甚么?(2)重申‘因果报应’‘业力牵引’‘三世’‘实在害人不浅’,先生既举儒家,自然深通儒书,试问‘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殃’,是否为言因果?‘自作孽,不可逭’,是否为言‘业牵’?‘祷尼山’而降孔子,‘游魂为变’,‘公子彭生变豕’是否为言三世?此不过略举一二而已。(3)先生喜欢只有一世,不要过去未来,但是空喜欢,事实却不符合,儒家二十四史,记载前生后生者累之,今之科学,又言能力不灭,先生信儒,是佛与儒违,自又愿地狱受过了就了,试问既不信将来,教谁入地狱,岂非自语矛盾。(4)‘守先王之道及先王之言’,‘种一粒豆得一粒豆,种一粒瓜得一粒瓜,丝毫不欺’,请问种豆种瓜之喻,是何先王所言,祈详查明见告为祷。(5)‘深悔知道佛学’‘我已不能再进一步了’此等于饮水闻知水中有虫,食菜闻知有农药,忽生后悔,便思以后不敢再闻卫生之道相同。

问:般若波罗密多心经,有‘空不异色,色不异空,空即是色,色即是空’四句,空色分明二事,何说不异,‘不异’二字细玩,有或可相似之意,尚能想其大概。继而又说‘即是’,此是肯定之语,便难了解,希望能用科学方法说明。(美国某学者)

答:事有体系,理如其实,便是科学。佛经文字,尚分科判,理论丝丝入扣,有其自身之科学。不必削足就屦,牵强附会,反而取椟还珠,兹将四析而答之:一、‘色不异空’;眼能视到之色体,最小者,如兔毛之端一尘,亦系众尘合聚,若以上下四面中等七分之,名为水尘,谓一尘可以入水也;再七分之,名金尘谓可入金属体也;再七分之,名极微,亦名邻虚,虚者空也;再七分之,名极微之微,既不得见,不可分矣。是聚之则成色,析极则成空,聚色本无实体,故曰‘色不异空’也。二、‘空不异色’;极微之微,空无所见,可谓空矣,然此空相极微之微,若动荡而聚,又可由极微,节至金水兔毛,是此空能幻相,故曰‘空不异色’也。总结,照色见空,不必析时,反之,照空知色,不必聚时,此俗谛释也。三、‘色即是空’;性本空,因无明而起三细相,一动作业相,二能见相,三境界相。觉性是空,境相是色,而境色实为性空妄幻,故曰‘色即是空’也。四、‘空即是色’;真如随缘不变,能随无明,而起九界妄法,又如明镜,能现万象,而万法非为外有,乃真空而具妙有,故曰‘空即是色’也。总结,此真谛释也,是四句专为五蕴之色心二法作注,解此者甚多,此不过一格而已。

问:佛经各部经书首句之‘如是我闻’中之我字是指阿难尊者,但以华严经言乃佛成道后六十日内对法身大士所讲,是时之阿难且未曾出家,更何况位登法身?此经中之‘我’是否仍指阿难尊者,抑别有所指?乞为开示?(胡正临)

答:阿难为佛侍者之初,有数请求,其中有一,即佛以前说,为之重述。故华严虽在阿难出家以前,有是因缘,仍得曰‘如是我闻。’此事经中有载,但一时忘其出处耳。

问:此人平时念佛念到正念,前曾发愿往生过,可是有一次他到了十字路口时,人又多,车辆也多,忽一时紧张的一刹那,可惜得很,他把念佛的正念刹那中失去了,万一不幸身死,请问此人可往生吗?(蔡麟定)

答:遇危险,极紧张时功夫好者,更提正念,虽遇不幸,亦能往生。实则功进罪灭之人,不轻易遭遇横祸,如来问之事,正念已失,尚不舍寿,或有办法,倘时舍寿,则往生无望矣。

问:老师说:‘研究佛学须先加强信而后能解,假如想先解而后信则永远没有“信”的时候了,盖因“解”的功夫须开一切智,道种智,一切种智。’这句话固不错,但学生以为:在未解一种学问之前,即已先强信之,则无法以客观态度来研究它,易陷于‘服从权威’之地。所以,对于佛学应先以客观态度求了解,而后再‘信’,否则信终归无意义。以上望老师指正。(黄俊杰)

善友评论 0条评论 

返回顶部建议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