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日志列表  发表新日志

梦到文殊菩萨对我说,你终于想起我了……

玉溪     2014-09-12 18:49 / 阅读:1120 / 热度:1120 / 推荐值:0 / 评论:0

本文是作者投稿。

 

 

沈阳皈依初见上师

 

    偶然的机会在网上进入师兄的认识了伟大的上师嘎玛仁波切。说心里话当时真的没有多想,因为现在各种“仁波切”太多了。有的名字我也记不住,而且我们这里最主要的都是净土宗,家里人接触和修持的也是净土法门,我身边一个学密的人也没有。不知怎么我在网上看到的而且感兴趣的都是密宗,但我却不懂密宗相应的知识。

 

    去年的一天,我骑着自行车去接孩子放学的路上,走到一个大的十字路口我就偶然想了一下,什么时候磕着大头去一次昌列寺呢,那多有福报多殊胜啊,我只是想了一下,晚上回家做梦就梦到湖师兄文章上面上师的打着手印的那个传法照片了,我早上醒来还特别奇怪呢,怎么会梦到这个上师呢,我从来都没想过他啊,而且我连文章上的照片都没仔细看过,我上班后利用空闲时间特意在文章上好好的看了一下上师的那张打手印的照片,确实和我梦中的一模一样。而且笑容都是一样的。我这时也没多想,因为每天都疲于奔命,也没时间好好想修行的事。

 

    去年冬天的12月20多号的时候,晚上给妹妹熬完中药,躺在床上念着上师的祈请文入睡的。(我有默念心咒入睡的习惯,也不知那天为什么会念祈请文)做梦梦到文殊菩萨对我说,你终于想起我了。我家供的是观音菩萨,而且我从来不知文殊菩萨长什么样,但梦中我就知道这个是文殊菩萨。我早上醒了还觉得特别奇怪呢,我也没想文殊菩萨啊,怎么会梦到文殊菩萨呢,过了好久具体多长时间我已记不得了,我才在湖师兄里知道,原来上师是文殊菩萨的化身。我的心里又觉得奇怪,因为我当时对上师没有什么信心。

 

   也是去年的冬天快过年了。孩子得了重感昌,我很着急,晚上孩子睡后就跪着诵了一部地藏经,而且在孩子身边念诵了108遍上师的祈请文我就躺下入睡了,因为每天都上班且一个月只有一个休,晚上还要自己带孩子做家务,孩子又小,每天都非常累。晚上我梦到上师在我面前,表情说不上是很严肃还是忧虑,总之不是传法那个笑的表情,对我说着什么,我跪在上师的面前痛哭流涕(还下着雨)。上师对我说着什么(我醒了一句也没记住,只记得上师的表情和我哭的样子)我醒了回忆一下梦境突然觉得上师和我们真的相应,我对上师还不是很有信心,只念诵了祈请文就如此感应。

  

    14日得知上师要来沈阳的消息我却高兴不起来。因为老公半个月回来一次正好赶上上师传法的那个时间段回来。他本来就不信佛,要知道我为了皈依跑到沈阳(我是外地的)会很生气的,我倒不是怕他生气我是怕他乱讲话负因果。我就有点不想去了。这时群里的西西师姐(我到现在也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那天在沈阳咱们中心的师兄姐很忙也没仔细看她长什么样)对我说了她皈依的经过而且他当时是去的北京,她告诉我现在上师都到家门口了如果不去机会太可惜了,我一想也是,就撒了一个谎坐最早班的车来到沈阳了。(这可能也是考验我呢,要不是西西师姐我差一点就禁不住考验了,所以说遇到善知识很重要啊)

 

   在孙海燕师兄的帮助下我很顺利的就来到会场了。当进坐在会场里我也没和孙师姐打个招呼,过了一会孙师姐很关心的打电话来问我到会场了吗,我说我已坐在会场的地上了。我太没有礼貌了到了也没有告诉孙师姐一下,让人家为我担心我也深深的体会到了,咱们昌列真是一个大家庭。看到沈阳中心的人忙忙碌碌,真的很辛苦,会场被布置得庄严亮丽,娟子师姐在上师到来之前对大家说:“上师说过。他每转世一次。就要把他的弟子一个一个的都找回来”,当时我的眼泪就下来了。我很奇怪我为什么哭呢,我就想止住眼泪,却怎么也止不住,我还没带纸巾。有师兄看到我流泪了,我有点不好意思,越想止住却越止不住。听到有师兄说上师来了,我还没见到上师就又不停的流泪,因为手里拿着哈达,却无法擦眼泪。

 

善友评论 0条评论 

返回顶部建议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