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日志列表  发表新日志

景德传灯录卷二

净空     2013-10-25 09:40 / 阅读:1078 / 热度:1078 / 推荐值:0 / 评论:0






             卷二

  天竺三十五祖。内二十二祖旁出一十三祖见录。

  第十五祖迦那提婆。

  第十六祖罗睺罗多。

  第十七祖僧伽难提。

  第十八祖伽邪舍多。

  第十九祖鸠摩罗多。

  第二十祖阇夜多。

  第二十一祖婆修盘头。

  第二十二祖摩蝗罗。

  第二十三祖鹤勒那。

  第二十四祖师子尊者。旁出达磨达一祖。一,达磨达出二祖。一,因陀罗。二,瞿罗忌利婆。因陀罗出四祖。一,达磨尸利帝。二,那伽难提。三,破楼求多罗。四,波罗婆提。瞿罗忌利婆出二祖。一,波罗跋摩。二,僧伽罗叉。达摩尸利帝出二祖。一,摩帝隶拔罗。二,诃利跋茂。破楼求多罗出三祖。一,和修盘头。二,达摩诃帝。三,旃陀罗多。波罗跋摩出三祖。一,勒那多罗。二,盘头多罗。三,婆罗婆多。僧伽罗叉出五祖。一,毗舍也多罗。二,毗楼罗多摩。三,毗栗刍多罗。四,优波膻驮。五,婆难提多。共二十二祖无语句不录。

  第二十五祖婆舍斯多。

  第二十六祖不如密多。

  第二十七祖般若多罗。

         ○卷二·迦那提婆

  第十五祖迦那提婆者。南天竺国人也。姓毗舍罗。初求福业,兼乐辩论。后谒龙树大士。将及门,龙树知是智人。先遣侍者,以满钵水置于坐前。尊者睹之,即以一针投而进之。欣然契会。龙树即为说法。不起于坐,见月轮相。唯闻其声,不见其形。尊者语众曰:“今此瑞者,师现佛性。表说法非声色也。”

  尊者既得法,后至毗罗国。彼有长者,曰梵摩净德。一日园树生大耳如菌,味甚美。唯长者与第二子罗睺罗多取而食之。取已随长,尽而复生。自余亲属皆不能见。时尊者知其宿因,遂至其家。长者问其故。尊者曰:“汝家昔曾供养一比丘。道眼未明。以虚沾信施故,报为木菌。惟汝与子精诚供养。得以享之。余即否矣。”又问:“长者年多少。”答曰:“七十有九。尊者乃说偈曰:“入道不通理,复身还信施。汝年八十一,此树不生耳。”长者闻偈,弥加叹伏。且曰:“弟子衰老,不能事师。愿舍次子随师出家。”尊者曰:“昔如来记此子。当第二五百年为大教主。今之相遇,盖符宿因。”即剃发执侍。

  至巴连弗城。闻诸外道欲障佛法,计之既久。尊者乃执长幡入彼众中。彼问尊者曰:“汝何不前。”尊者曰:“汝何不后。”又曰:“汝似贱人。尊者曰:“汝似良人。”又曰“汝解何法。”尊者曰:“汝百不解。”又曰:“我欲得佛。”尊者曰:“我酌然得佛。”又曰:“汝不合得。”尊者曰:“元道我得汝实不得。”又曰:“汝既不得,云何言得。”尊者曰:“汝有我故,所以不得。我无我故,我自当得。”彼词既屈。乃问师曰:“汝名何等。”尊者曰:“我名迦那提婆。”彼既夙闻师名。乃悔过致谢。

  时众中犹互兴问难。尊者折以无碍之辩。由是归伏。乃告上足罗睺罗多而付法眼。偈曰:“本对传法人,为说解脱理。于法实无证,无终亦无始。”尊者说偈已,入奋迅定。身放八光而归寂灭。学众兴塔而供养之。即前汉文帝十九年庚辰岁也。

          ○卷二·罗侯罗多

  第十六祖罗睺罗多者迦毗罗国人也。行化至室罗筏城。有河名曰金水,其味殊美。中流复现五佛影。尊者告众曰:“此河之源凡五百里。有圣者僧伽难提,居于彼处。佛志一千年后当绍圣位。”语已,领诸学众溯流而上。至彼见僧伽难提安坐入定。尊者与众伺之。经三七曰,方従定起。尊者问曰:“汝身定邪,心定邪。”曰:“身心俱定。”尊者曰:“身心俱定,何有出入。”曰:“虽有出入,不失定相。如金在井,金体常寂。”尊者曰:“若金在井,若金出井。金无动静,何物出入。”曰:“言金动静,何物出入。许金出入,金非动静。”尊者曰:“若金在井,出者何金。若金出井,在者何物。”曰:“金若出井,在者非金。金若在井,出者非物。”尊者曰:“此义不然。”曰:“彼理非著。”尊者曰:“此义当堕。”曰:“彼义不成。”尊者曰:“彼义不成,我义成矣。”曰:“我义虽成,法非我故。”尊者曰:“我义已成,我无我故。”曰:“我无我故,复成何义。”尊者曰:“我无我故,故成汝义。”曰:“仁者师于何圣。得是无我。”尊者曰:“我师迦那提婆,证是无我。”曰:“稽首提婆师,而出于仁者。仁者无我故,我欲师仁者。”尊者曰:“我已无我故,汝须见我我。汝若师我故,知我非我我。”

善友评论 0条评论 

返回顶部建议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