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日志列表  发表新日志

从一首艳诗悟道的僧人

静心净     2018-11-06 19:47 / 阅读:72 / 热度:1069 / 推荐值:997 / 评论:0

圆悟克勤大师是宋朝临济宗杨岐派著名僧人。


他开悟的机缘尤为奇特,是从一首艳诗悟道的。


克勤自幼禀赋聪异,一日能记千言,过目不忘,有神童之称。一天偶然到妙寂寺游玩,看到案上的佛经,再三翻阅,爱不释手,遂出家为僧。他参访过许多著名禅师,后来投到五祖法演的门下。




数年之间,克勤精进不懈,时有所悟,并且将自己所写的诗偈呈法演印证,但师父却始终认为克勤还没有见到自性。


后来,有一位曾在朝廷任职的吏部提刑大人,刚巧辞官返回蜀中,特来向法演问道:“什么是祖师西来意?”


法演回答说:“提刑大人,你少年时代可曾读过一首艳诗?


一段风光画不成


洞房深处恼予情


频呼小玉元无事


只要檀郎认得声


后面这两句和祖师西来意颇为相近。”






古时男女授受不亲,一个女子是不能主动对男性表示愉悦之情的,纵然是洞房花烛之夜的新娘子,也不能大声呼叫自己的夫婿。只能枯坐洞房、等待夫婿的新嫁娘,自不免愁恼之情。她只能频频使唤贴身丫环小玉拿茶倒水的,无非是要引起丈夫的注意,让他知道自己正在房中等待。历代的诸佛祖师就是这位用心良苦的新娘子,而众生就是那位感觉迟钝的檀郎。祖师们的语录公案、诸佛的教示言说,就是那频呼小玉的弦外之声。法演引用这首艳诗,自有其深意。陈提刑听了,心解意会,口中频频称诺,满意地回去了。




克勤刚巧从外面回来,听到这段公案,满脸疑惑地问道:“刚刚听到师父对提刑举一首艳诗,不知提刑会也不会?”


法演回答说:“他识得声音。”


“他既然识得声音,却为什么不能见道呢?”


法演知他开悟的机缘已经成熟,遂迅雷不及掩耳地大喝一声:“什么是祖师西来意?庭前柏树子呢!”




克勤豁然开解,跑出方丈室外,看见一只公鸡飞上栏杆,正鼓翅引颈高啼,克勤笑道:“这岂不是‘只要檀郎认得声’的‘声音’嘛!”于是将自己开悟的心得写成一偈,呈给师父:


金鸭香炉锦绣帷


笙歌丛里醉扶归


善友评论 0条评论 

返回顶部建议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