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日志列表  发表新日志

皇帝与和尚的故事(四)

意水禅心     2014-01-03 10:38 / 阅读:6424 / 热度:6563 / 推荐值:139 / 评论:0

傅奕谤佛,招报经过

有位信仰道教的太史令傅奕,在唐高祖时就七次上疏请求皇上,
废除佛教,最初高祖皆置之不理。可是他一次一次的上表,上表
的次数多了,对佛教没有研究的唐高祖也为其邪言所动。

有一天,高祖把傅奕的奏章交给大臣们傅阅,徵求群臣的意见,
大臣们都说:[佛教兴于前朝,弘善遏恶,冥助国家,理无弃废.]同
时,宰相萧禹对傅奕谤佛愤然的。说:“佛,圣人也,而奕非之;
非圣人者,当治其罪。”那知傅更狂妄的说:“圣人之大伦,莫
如君父,佛以世嫡,而叛其父,以匹夫而抗天子,你肃禹不是生
于空桑(即沙门),而尊崇这种无父之教,非孝者无亲。”禹相
对此不可理喻的狂者,只有合掌说:“地狱正为此人设也!”结
果闹得不欢而散。  有一天,高祖问群臣道:“傅奕常说佛教
无用,你们以为如何?”左仆射裴寂奏道:“陛下昔倡义师之时,
就是志凭三宝,曾言登位后,誓弘佛法,现在六合归仁,富有四
海,而欲信傅奕的话,废除佛教,岂不是亏往昔而彰今过吗?”

  高祖又将傅奕的奏章,给佛教僧众们看,并问他们出家人与
国家有什么利益?当时有法琳法师作破邪论说:“佛教彻万法之
源,而孔老立言,是域中之治,凡出家者,守志明道,弘善兴福,
启迪昏蒙,利国非浅。”虞世南为破邪论作序赞扬,明概法师作
决对论,痛责傅奕谤佛八事,又有秦王府的典仪李师政。作内德
论,慧乘作辨正论十喻九箴,破道士十异九迷之谬,那一次因傅
奕谤佛的事件,若不是太子建成等谋乱,秦王世民讨杀,发生兄
弟骨肉相残的事件,,继后高祖退位,秦王登基,佛教要遭受一
次很大的教难,因为高祖已经下旨,淘汰佛道二教,京城只留三
寺一观,其他各州只存一寺,太宗登位后,傅奕又第八次上表,
要灭除佛教,上表后太宗召傅奕问道:“佛法微妙,圣迹可师,
而且报应显然,屡有徵应,汝独不悟其理为何呢?”傅奕说:
“佛是西方桀黠流入中国,尊尚其教的人,教是邪僻之人,摸老
庄玄言,饰其妖妄,无补于国家,有害于百姓。”太宗不答,压
其所言恶毒。从此终身对其不齿,更不重用。傅奕在贞观十四年
的冬天,暴歼而亡,在冥报记上说:“傅奕初与傅仁均、薛迹同
为太史令,仁均先死,薛迹欠仁均五千钱没有偿还。有一天,夜
梦仁均向他讨钱,薛迹就问他:“我欠你的钱,现在要交给谁呢?”
仁均说:“你付给泥人。”迹又问道:“泥人又是谁呢?”答曰:
“傅奕”,一位冯长命少府也同样梦见此事,薛迹问他:“佛经
所说是否真实?”答曰:“是实有之事。”薛迹又问:“傅奕毁
谤佛教,当受何报呢”他答曰:“已付越州为泥人。冯长命将其
所见,入殿告诉薛迹,想不到薛迹也同样梦见此事。当时有唐临
在旁,听他们两人谈论此事,薛迹送钱给傅迹时,并告诉他梦中
所见之事,过了几天,傅奕就暴死了”。他们所说泥人者,就是
泥犁中人,也就是死后堕入泥犁地狱的人了。

玄奘法师 ,取经回国

贞观十九年正月间,玄奘法师从印度取经返抵国门,先由留守玄
龄接待,住锡在弘福寺内,那时太宗皇帝,正在东部忙著出兵要
亲征高丽,二月间,玄奘法师见驾于仪鸾殿,这是高僧与明王的
初次见面,以下便是他们相见后的一段谈。

太宗见面就问道:“法师西去求法,为什么不事先相报呢?”玄
奘法师答道:“当初欲西去时,我曾三次上表奏请奏圣允,或者
是我的诚愿微浅,不蒙谅许。那时我因慕道心切,不得已私行偷
渡西去,专擅之罪,惟深愧惧”。

太宗笑著答道:“法师出家,与俗殊隔,能够委命求法,惠利苍
生,朕很高兴,你也不用为此烦恼,但念山川远隔,我奇怪法师,
怎么能够到达的?”

法师说:“乘疾风者,造天地而非远;驭龙舟者,涉江海而不难。
自从陛下登极后,德龙九域,仁被八区……所以那些戎夷君长,
每见翔云之鸟,自东来者,犹疑发自上国,他们都 衽而敬,何
况玄奘,圆顶方袍,亲承化育的哩?仰赖陛下的天威,所以能往
来天难。”

善友评论 0条评论 

返回顶部建议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