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日志列表  发表新日志

张毅平唱诵《楞严咒》后“降伏法”在我身上的应验(六)

玉溪     2015-03-25 12:40 / 阅读:1842 / 热度:1842 / 推荐值:0 / 评论:0

(四)“降伏法”在我身上的应验

2007年12月25日是西方的“圣诞节”。在这灯红酒绿,欢天喜地的圣诞之夜,一个客户离家出走,住在一家招待所里生病了。我买了很多水果去看她。离开招待所已是晚上十点多了。当我走过杭州天水派出所的门口时,有很多围观的路人,都挤着一个大圈往内张望。我这人从来不喜欢凑热闹,这次因为围观者将人行道和马路堵得水泄不通,使我无法过去。我只得下车将自行车停在一边,上前询问何事?拨开人群一看,大吃一惊!只见地上躺着几十个外来打工者。有男、有女、有年轻的、有年迈的。还有一个男人躺在地上双手捂在胸口上,嘴里不停地在呻吟,好象刚被人打过,旁边有个女的扶着他。我的心不住地阵阵抽紧。在这寒风刺骨的冬天,他们饥寒交迫地坐在冰凉的马路上,向派出所示威。他们一个个蓬头垢面,脸都被愤怒逼得变成灰黑色。几个男人在不停的漫骂声中向路人诉苦。

原来他们是来自海宁一家皮革制品厂的工人。老板是杭州人,拖欠了他们半年的工资后将厂倒闭,自己逃之夭夭。这批民工给老板拼命地打了半年工后,不仅没拿到一分钱的工资,而且在追讨工资的过程中到处碰壁,受尽了屈辱和白眼。找了各级政府部门都推三阻四。他们找工商局的答复是:“因为他开的是黑厂,没有领过营业执照所以我们管不了。”这真是错误透顶的话,难道不合法办厂反而对他没办法?这么说合法领营业执照你们就有办法罚款?这不是引导大家都不合法办厂吗?真是颠倒黑白,在造天大的孽。工商局的态度助长了不法分子的恶念!是告诉他们办黑厂的好处:不发工资没关系,工商局不会管。他们找劳动保障局的答复是:“你们没有签定劳动合同,这要怪你们自己没有法律意识,我们怎么管?”各级政府给他们的答复,让他们犹如寒冬喝凉水,瞠目结舌跌入冰窖。他们都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主要劳动力。眼看到了年关,马上就要过年了。辛辛苦苦劳动了一年盼了一年,就等着老板发放欠了半年的工资过年。这是关系到他们一家大小的救命钱啊!结果,老板跑了、政府不管、一家大小的吃、喝、拉、撒、睡怎么办?在这走头无路的情况下,他们自发组织到杭州来找老板。结果老板没找到,他们只好到老板娘单位找老板娘。将老板娘团团围住,吓得老板娘报了警。然后天水派出所的警察就将老板娘和民工一起带到派出所。在了解了情况后,警察认为这是一起劳动工资纠纷事件。他们没有权利解决让老板娘发拖欠工资的问题,所以就对民工讲,希望他们还是去找有关的政府部门,按有关劳动法的程序一步一步地向有关部门反映。民工告诉警察,他们该走的程序都走过,该找的政府部门都找过。但都是吃闭门羹,所以只能来找老板娘,希望她能解决工资问题。警察回答是:“那我们也没办法。”当警察要用警车保护老板娘离开时,民工们急了,在绝望中全都失去了理智,发疯似地扑向警车,躺在警车前面不让警车开走。派出所出动了所有的警察,将民工们一个个拉开,在拉扯的过程中发生了打斗。有几个男民工受了伤,衣服也被撕破。路上看热闹的行人越来越多,对警察的行为极度的不满,这更让民工们的愤怒情绪犹如火山上的地雷,随时都可能引发爆炸。老板娘在警车的保护下离开后,民工们把所有的怨恨都发泄到警察的身上。所以从下午两点到现在(22:45),一直在吵闹不肯吃饭也不肯离去。

善友评论 0条评论 

返回顶部建议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