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日志列表  发表新日志

地球上的佛国净土——香巴拉净土见闻录

难离     2013-09-03 14:56 / 阅读:1263 / 热度:1263 / 推荐值:0 / 评论:0

  藏传佛教弟子都知道,在众多净土佛国中,除了阿弥陀佛的西方净土佛国,还有地球上的两个净土佛国和他们特别有缘,一个是莲师的邬金净土,另外一个就是香巴拉净土,不少的藏传佛教修行者都去过这两个净土(无法以肉眼看到,普通凡夫一般是去不了的),上师嘎玛仁波切的前世在8年圆寂后,作为莲师眷属就去了莲师的邬金净土,之所以没有立即转世再来,是观察到中国会有文革的发生而没有弘法的条件,一直在莲师身边呆到1968年才转世再来。以前多次介绍过邬金净土。本文则介绍一下香巴拉净土,其实就是一篇香巴拉净土游记,其网络原发(应该是台湾媒体)不详,转载自多智钦传承弟子爱他胜自文章,/s/blog_4b4b1b9e0102e5xt

  神游香巴拉净土之回忆录

  贾杰康楚仁波切于1927年12月19日生于西康东部理唐。其年少之时,在一次机缘中,由度母示现带着仁波切的神识游历了香巴拉佛国净土,贾杰康楚仁波切是少数亲见香巴拉王国的长者。1990年当观世音宗座仁波切在纽约传授时轮金刚灌顶时,即特别邀请贾杰康楚仁波切亲到会场开示香巴拉王国的种种,这场开示的内容,被推崇为当年法会中非常重要的一环,时至今日仍为人们津津乐道。贾杰康楚仁波切于2008年有来台湾弘法,而仁波切儿时那次神识游香巴拉王朝(时轮金刚净土),也是往西藏北方飞行,先经过西藏各高山及河流,然后再经戈壁大沙漠,再来就到了山脉及冰雪封存的高山,最后才到达香巴拉佛国净土。

  梦里,一位十五、六岁的少女来到我面前,我从来没见过她,之后也没有再见过。她的穿着完全不像西藏女孩,她戴的珠宝和穿的衣服看起来像印度人。只不过看她一眼,我的身体和心智就充满了大乐的悸动。虽然这个灿烂的女孩以各种姿势展示了亲密的爱意,陶醉在大乐之中的我却无法注意她说了什么。我说不出话来,只能够微笑。最后,她笑了起来,说:“哥哥,我们是不是该去北方的香巴拉?”

  虽然我为她的建议感到兴奋,但是我原想追求和她的关系,她却以“哥哥”的开头来跟我讲话,难免令我失望。她这么说,让我很犹豫要不要以赤裸的心和她分享我对她的感觉。然而,我认为只要花点时间,我可以吸引她。我年轻的时候有各种顽皮的想法!

  说回故事,我笑着对她说:“女朋友,我真的喜欢陪伴你,但是我不认得路。”

  “哥哥,”她微微一笑说,再度破坏了我的希望,“不要这么急躁,我知道路,我会带你去。”

  我以失望的声音回答说:“女孩,你叫我哥哥,你怎么认得我?”

  她轻蔑地笑着说:“你这个白痴!你不认得我吗?”

  尽管很尴尬,我装作并非如此而漠不关心地说:“我觉得曾经见过妳,但是说不出来究竟在哪里。”

  她说:“如果你不认得我,那么看看这些眼睛!”

  我回嘴说:“看什么呢?我也有眼睛啊!”

  “男孩你真是笨!你庸俗的眼睛怎能和我智慧之眼相比呢?看!”当她这么说的时候,她展现出七只眼睛,两眼在脸上,一只眼在额头,手掌脚掌各一只。她又问:“你的和我的一样吗?看呀,看呀,这样是吉祥的。你将会得到长寿,并且得到叫做卓玛和卓噶的伴侣。业力和愿力是不会扭曲的,由于你爱上了我,你不可能继续作一个僧人,但是仍然可以利益许多众生。在吉祥的缘起还没有丧失之前,我们赶快走吧。”

  我亲见了圣度母这位高贵的女孩,却表现出这么糟糕的举止,让我的毛病蔓延到我的身语意中来,这令我十分窘迫。我感到十分懊悔,很想向她忏悔。这时她说:“这也不能怪你,因为你是个有情众生。不过,由于你接受了蒋贡康楚的化身贝玛突杰旺秋的灌顶,空性觉知的能量已经赤裸的显露,这个过失不会太过污染于你。但是,一旦你遇到不利的环境,依赖对治的方法是很重要的。”

  “我们走吧!”她把一块白布铺在地上说:“坐上去,要对大悲观世音有信心,不要有任何怀疑。小声持诵六字大明,想着你是要去庄严的净土香巴拉,不要让你的心散乱。把你自己完全地付托给我,而没有任何的虚伪,你就会有舒适的旅程。”然后她坐在我的旁边,此时三种感情冲刷着我,每一种都是那么剧烈:一种我从来没经历过的大乐、永不变易的确信和远离疑惑的无畏。在那一刻,一个浩瀚清新的视野打开了,我的身心变得光明和灵敏,耳朵充满了声音,而我的觉知有如水晶般的清晰,没有“这个”和“那个”的散漫念头。在这个不可名状、不可思议、不可言传的状态中,即非落于有边,亦非落于无边的状况下,我感受到一种不受理性控制的大乐。我发现自己往下看一个山谷,它的形状像是雪山顶上的一头傲然的雪狮子。

善友评论 0条评论 

返回顶部建议反馈